乏人

贱虫爱太深

【盾冬】Where Is My Skin   01(测试版)

HE   甜    队三后续  情节走向诡异不定

有幻红,科学组,寡鹰
灵感来自歌曲skin,但不是虐不是虐啊不是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避雷预警:

首先,hail stucky

队三后续,绝对HE首先

OOC什么的那必须的(笑),就是喜欢这种渣队长(笑),想当初队三刚上映时老子看那些盾铁怀孕梗什么铁人身下一滩血之类都看哭了(笑)

不算完全甜,只是要写盾冬之间的深刻羁绊的话那些厄运是难以回避的,多了矫情俗套,少了深刻不能。       

最后,老子精神不正常喜欢冷笑话,所以估计并不是严肃正剧(第一章还算正常)。     

P.S :
要开始码文了。。。。
手抖不过心抖~
写盾冬难道不会很自虐嘛。。。
单身狗被两个九十多老冰棍之间的闪瞎后还要大吼:闪得好!!!
算了先不说什么了(废话好多但老子就是话唠怎样。。。)                       
                      ——日常吹包小分队队长  敬上

正文  
     
首先是从一个点开始,顺着血管缓缓向你四周蔓延,爬上新的肌肤,有点刺疼,有点瘙痒。

那种感觉太过轻微细致,但是不断晕开,史蒂夫以为那块地方会突起或凹下一片网状青筋脉络,就像静脉曲张,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但当他低头去看的时候,手臂上那片肌肤如常,与平时并无不同 。  史蒂夫略微不解,眼里带着点疑惑将那个胆敢吸前•美国队长的血的花腿蚊子赶走。         

太神奇了。他这么想着,原来血清不仅在体质上让他拥有常人的四倍力,这让他的感官也敏锐了四倍,连被蚊子咬的感觉也清晰了许多。但是在战斗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有时落在身上的攻击有多么超乎寻常的疼。他知道自己一向在某些方面有点迟钝,或者说觉得没必要那么大那么快的反应。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你知道吗!”巴基的眼睛很大,但是有些圆。所以当他瞪着眼睛大吼的时候,看着很像一只被激怒了后瞪圆了眼弓着背的猫。

这太过熟悉的一幕又出现在脑海。

巴恩斯中士风流倜傥,长的俊嘴巴也甜,还带着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坏笑。姑娘们都喜欢他。

他们平时经常互损。伶牙俐齿的巴恩斯中士总是捉弄得史蒂夫面红耳赤。

但当他们真正有什么争执,巴恩斯却总是落下风的那个。布鲁克林绅士温柔,潇洒意气的巴恩斯中士,经常被他一句话噎个半死,气成了耍赖幼稚的他的巴基。

不过温柔这点倒是怎么都没变过。

这种认知很糟糕,让史蒂夫总是不能很快地对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做出正确该有的反应。不论巴基如何对着他生气,大声劝着他什么,甚至瞪着他大吼。史蒂夫就是急不起来,冷静地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主张。一边看着巴基被他一句轻描淡写的混账话气的半死,一边还能看着他的绿色的大眼睛,在脑海中得出以上的结论和形容。

他果真是太迟钝固执了,但是巴基怎么那么温柔。

以后,以后吵架他一定要去猫咪之国穿着露脐装唱三天三夜的瑞哈娜……

什么乱七八遭的。

史蒂夫的思考被打断,略微有点不开心地抬头。

猎鹰坐在对面,更不开心地看着他:“我打赌你看起来一定很辣,队长。”他缓慢地说。

史蒂夫有点茫然。旺达咳嗽一声,说:“最近刚刚安顿下来,咱们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一下,做点自己爱做的事…………比如走点神发会呆什么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不用再提了。”她尽量忽略着猎鹰的愤怒中带着委屈的眼神,事实上她觉得史蒂夫最近甚至该被小心翼翼地呵护起来。

“微不足道?哦那当然了,毕竟咱们现在是人见人爱的小甜心,偶尔被祖国通个缉威个胁什么的对我们来说又算什么呢?”

“山姆,你最近总是大惊小怪的,说实在的,要是不开心为什么不穿上你的鸟道具服去天上转一圈?”

“诶是啊为什么呢?哦对了,大概可能是因为我是这屋子里唯一在乎被联合国通缉的人吧。还有,那不是鸟道具服。”

“哦得了吧,这对这屋子所有人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内心这么敏感脆弱呢?”

“因为那是以前,那时我们还是精神饱满充满斗志的rock stars,谁来我们就能踢他的屁股而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二十三小时都在发呆,或者无意识地自言自语、微笑……oh,come on!我不可能是唯一一个感觉不对劲儿的!”

史蒂夫听到这才明白朋友的焦虑和说那些奇妙的话的原因。

“他只是需要休息,”旺达坚持着:“他已经做的够多了,让他休息几天就好了。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我们在瓦坎达。”

山姆还想说什么,但又是像被说服一般,换成了放松的姿势,沉默地拿起一个水果开始吃。

史蒂夫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虽然他什么都懒得说。但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安抚自己的队友,毕竟他们是追随他而来。

“我没事,就是,像旺达说的,需要点休息。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的错,看到巴基……‘’ 提到这个名字,他眼神染上些许笑意,长出了口气,继续说:“我看到巴基睡着的样子,就总觉得也不由自主地放松,睡上个昏天黑地………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作息时间就是相同的,看到他睡,我的大脑不服气地也非要罢工休息吧。‘’

史蒂夫开了个不咋地的生硬的玩笑。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