乏人

贱虫爱太深

真选组定妆照出来了

除了猩猩看起来像五十岁以外,土方小总蜜汁气质符合

虽然人物选角还好,但是真是无比担心剧本,毕竟银魂中台词情节是绝对亮点啊。

想到当年进击的巨人真人版真是。。。什么辣鸡

【贱虫/spideypool】极恶世界(半监狱AU )

1.贱虫 半监狱AU 无虐绝对HE  ooc

2.超能力部分保留,贱贱自愈能力保留,小虫蜘蛛感应保留

3.小虫在这里的设定是类似《惊天魔道团》里天启四骑士那种,但是没有“四”骑士, 只有独一无二的spiderman.

4.贱贱就是,,,well,,,贱贱的设定,雇佣兵什么的

5.尽量日更

楔子

“各位晚上好,现在由玛丽·简·沃森为您带来号角日报独家报导:现在是纽约时间17:03分,我们正位于双子楼附近,大约在四十分钟前双子楼顶层突发爆炸,而就在当时,知名魔术师spiderman正在顶楼进行魔术表演。目前伤亡情况还并不明确,警方已经开始疏散和封锁现场。现在,让我们通过现场目击者来了解一下当时事情发生的经过。”

 

“当时爆炸的时候,spiderman就站在附近,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他的表演和话都只说了一半,刚开始我们以为是故意安排的情节,但是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左右他还是没出现,而且被炸掉的半块广告牌就那么直接掉下来差点砸到人,所以大家才都意识到这是在表演过程中出了意外,天哪他当时离爆炸那么近,spiderman搞不好已经......”

 

“感谢目击者为我们提供的信息。目前距双子楼顶层爆炸已经过去大约四十五分钟,现在我们已知的情况是爆炸原因未知,spiderman下落不明,目前伤亡人数为0。这次的现场播报就到这里,请关注号角日报,我们将进行后续的追踪报道。谢谢”

 

 

Chapter01

“毒品是快餐,交媾是say hi,强奸是热情的say hi,殴打是比赛消遣,凶杀抢掠是精彩的比赛消遣。恋童癖是你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的邻居,偷窥跟踪狂是在你被群殴时吓得尿裤子的傻逼发小,连环碎尸杀人犯是你暴力狂爸爸的‘朋友’家那个小儿子可爱惹火的未成年女朋友,哦,如果卖冰毒的海森堡先生【1】也算是‘朋友’的话。懂了吗?这就是你恶心的生活,所有恶心邪恶的事都像疱疹一样缠上你然后就怎么甩也甩不掉,你身处其中却毫无所觉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不觉得那些恶心,你才是最恶心的那个。”

“Wade。”

“大卫对吗?嗨你好大卫,哥确信你是大卫。大卫,哥相信在你成为秃顶穿得像棺材一样高高在上说那些自以为是的废话之前,也曾是个偶尔打打架飞飞叶子的好少年。甚至会偶尔在自己磕嗨的时候午夜梦回,你会回想起当年还是青涩少年的自己然后,哦,你这么想着,那时候的我还不是像凯文爸爸一样的恶心操蛋的成年人,当我想释放点什么的时候还会像个正常的小处男一样去找磕得不成人样的妓女,而不是自己随手拉来只要是有洞的玩意儿就不管不顾地把自己的joystick往里面塞,这真他娘的可悲不是吗?”

“wade?”

“所以就这么说吧,去他妈的上帝,去他妈的神爱世人,哥从出生到现在根本没见过什么god damn god,只见过在荡来荡去的正义小蜘蛛可爱性感的翘臀,眼见为实你懂吗?这是哥从流言终结者里总结出来的。所以少扯什么人类九宗罪的鬼话,九宗罪就是这座城市赖以生存的墨西哥卷,而且你猜怎么着,就连美好的墨西哥卷也时不时会让哥吐得像个怀了九胞胎的孕妇,至于那个可爱的正义蜘蛛小骑士,很可能已经死得连渣儿都不剩了”

“Wade!”

“你今天怎么这么烦!”

“抱歉打断你感人肺腑的演讲,但是,A.你手里拎着的那个,已经好像被你弄死了。”

“是他先在这里胡扯,对酷哥讲圣经就要挨打,这是每个曾经遭受校园霸凌的内向少年应该有的觉悟。”

“B.内个英国佬已经向我们走过来了,话说在前面,老子不打算和你一起关小黑屋所以,这将是未来四天我们最后的对话。”

“这可真伤人,tasky,哥以为咱们之间还是有那么一段儿的。”

“C.人类原罪是七宗罪不是九宗罪。”

“伙食里没有墨西哥肉卷以及把英雄制服做成全绿CGI特效[2]就不算罪过吗?哥也是有人权的好不好”

“去你妈的。”taskmaster一不小心没忍住,顶着张阴沉的死人脸骂了一句,他觉得自己现在大为光火,但是由于自一个月前入狱以来他常常这么觉得,所以现在他已经可以做到怒怒不形于色,把冲上去一刀捅死内个神经病的冲动控制在心里,就是因为这个疯子,本来一个礼拜就能完成的事硬是拖了一个月,而看现在看样子又要延长了。

Wade Wilson,韦德·威尔逊,内个滔滔不绝者低头看了看被揍的满脸是血的神父,松开了他的衣领,神父被直挺挺被扔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吐着白沫。

“哦太好了,开心点儿,你看,他还活着。”韦德带着一脸天真的笑容说,甚至还俏皮地歪了歪头。虽然他布满伤疤疮痍的脸在这个笑容的作用下显得更加不堪入目。

“X1136!放下武器!双手张开上举!老实点!”

“哥没武器!而且哥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那了。”

一名操着英国口音的狱警带着电棍走过来象征性地摁住这个狡辩地很没诚意的雇佣兵,并指挥着其他同事和犯人们把半死不活的神父抬去医务室。

   韦德·威尔逊是个拿钱杀人,臭名昭著的雇佣兵,即使是常年不见天日的罪犯们也多少听说过一些他恶劣到甚至匪夷所思的恶行。而随着韦德·威尔逊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坏人们发现,其实如果只是一个从未失手的雇佣兵根本不算什么,关键是韦德其人,脑袋大概是有些问题的,总是叨叨一些谁也无法理解的话,或是在一分钟内开上一卡车的黄色笑话,一天到晚疯疯癫癫让他变得很难搞。哪怕是最坏的人,也总有正常的喜怒哀乐或者可谈判的余地,但是他的情绪和做法别提其他人,他自己也并不能完全理解的。实际上在他刚入狱的时候就已经有流言说有人花重金在一周之内保他出去,直到在第四天的时候他打死了一个狱警,而那个可怜的新来的狱警所做的只不过是试图阻止他参与到监狱里帮派之间的互殴。

“hey,虽然哥是只被命运摧残不得不落在泥泞里休息的加拿大蝴蝶,但你们没有任何权利干涉哥找乐子的权利,这是大自然的指引,就像你十四岁那年深深被送水工和寂寞少妇之间的爱情故事吸引那样,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懂?而破坏大自然的规律,是会受到惩罚的。”

韦德·威尔逊如是解释他动手的原因。

而看着狱警们带着他前往禁闭室又不敢太靠近的样子,同样受到惊吓又烦扰不堪的犯人们都默默在心里祈祷着这个疯子雇佣兵真的如传言般背景强大,能早日离开这里。

 

 

注:【1】海森堡:绝命毒师梗

    【2】绿色CGI制服:RR电影绿灯侠梗 

Chapter02

    彼得·帕克是个好青年。

    虽然有时候说话比较呛人比较烦人,但总体来说是个难得的好青年,即使去问平日里看他最不顺眼最爱欺负他的金发大个子flash也至少能得到一句:“帕克那呆子整天就会捣鼓那些无聊的实验仪器什么的,借他俩胆也不会做什么坏事,瞧他那小身板儿。”

    实际上,就连彼得自己也发觉自己对于正义的伸张有着极大的热情和严肃的态度,这在本该还处在叛逆期的年轻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毕竟在如今这样的日子里,正义啊梦想啊英雄啊都是些空洞的让人发笑得玩意儿。

    这样看来,本叔的死对于涉世未深的彼得来说留下的其实不仅仅是人生信仰方面的指引激励。就连彼得也不得不承认有时搞得自己一身伤之后也会想,本叔的话将他从愧疚的深渊救起的同时,某种意义上又将他推向另一个深渊。

所以既然考虑到他可是带着如此深刻的思考和觉悟和沉重过去,肩负正义光明的人,就这样被轻易地扔进监狱也太没面子了,更何况他不仅不能去上课,学校开不开除他还是另一回事。

“放心,我们有我们的手段。”这是尼克·弗瑞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过的话。而彼得现在只想把这句话拍回那张总是高深莫测的脸上。

早知如此下场,当时他就不应该那么轻易就答应弗瑞的邀请加入什么奇怪的组织。他们甚至迟迟不愿意提供他一个要了很久喷气式背包飞行器!

彼得越想越觉得气愤,天知道整天出生入死出任务的纽约好邻居酷帅spiderman需要的只是一个对神盾局来说最微不足道的背包而已!现在不仅没有背包,自己莫名其妙背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还是以自己的真实的身份彼得·帕克!

“可是你一般在表演和离场的时候不是习惯用蛛网发射器吗?别因为一个小背包就耍小孩子脾气,peter,”娜塔莎 实在是有些无奈,这次的任务出了如此大的纰漏但却迟迟排查不到原因,她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

“就是,而且你要冷静下来,孩子,”克林特在一旁安慰着:“如果这么说能让你好过一些,那么其实你的蛛网发射器可比什么白痴飞行器酷多了。”

“不!”彼得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隔离玻璃对面的两个人:“现在重点是我因为被指控杀人入狱了,我,要坐牢了,可我还要上学,还需要给梅婶一个解释,而现在你们现在告诉我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娜塔莎叹了口气:“对不起,peter,这次任务失败的实在蹊跷,尤其是关于你,我们推测恐怕有人已经有所发觉你和spiderman是有关的,所以安全起见,在我们掌握具体情况以前......保持低调,好吗?”

好青年彼得·帕克重重地叹了口气,抹了把脸说:“现在已经这样了,我没得选择不是吗?”

“梅婶和学校那边寇森会处理”克林特说,“我们保证会尽快。”

“向我保证你们一定会保护好梅婶好吗?别让她出事。”

“我保证,彼得,只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我们的人过几天会来这里接应你。”

 

娜塔莎和克林特已经离开,很快,彼得听见门外有两个脚步声渐强,门被推开,是两个警官,一个吊儿郎当幸灾乐祸,一个凶神恶煞。

“Mr.peter parker,”那个幸灾乐祸的警官说:“很抱歉打断您最后享有自尊的时间,车已经到了,走吧。”

真他妈操蛋,看着这个警官堆笑着地做了个请的手势,彼得·倒霉蛋·帕克这么想着,这种嬉皮笑脸的人最操蛋了。

 

【盾冬】Where Is My Skin   01(测试版)

HE   甜    队三后续  情节走向诡异不定

有幻红,科学组,寡鹰
灵感来自歌曲skin,但不是虐不是虐啊不是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避雷预警:

首先,hail stucky

队三后续,绝对HE首先

OOC什么的那必须的(笑),就是喜欢这种渣队长(笑),想当初队三刚上映时老子看那些盾铁怀孕梗什么铁人身下一滩血之类都看哭了(笑)

不算完全甜,只是要写盾冬之间的深刻羁绊的话那些厄运是难以回避的,多了矫情俗套,少了深刻不能。       

最后,老子精神不正常喜欢冷笑话,所以估计并不是严肃正剧(第一章还算正常)。     

P.S :
要开始码文了。。。。
手抖不过心抖~
写盾冬难道不会很自虐嘛。。。
单身狗被两个九十多老冰棍之间的闪瞎后还要大吼:闪得好!!!
算了先不说什么了(废话好多但老子就是话唠怎样。。。)                       
                      ——日常吹包小分队队长  敬上

正文  
     
首先是从一个点开始,顺着血管缓缓向你四周蔓延,爬上新的肌肤,有点刺疼,有点瘙痒。

那种感觉太过轻微细致,但是不断晕开,史蒂夫以为那块地方会突起或凹下一片网状青筋脉络,就像静脉曲张,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但当他低头去看的时候,手臂上那片肌肤如常,与平时并无不同 。  史蒂夫略微不解,眼里带着点疑惑将那个胆敢吸前•美国队长的血的花腿蚊子赶走。         

太神奇了。他这么想着,原来血清不仅在体质上让他拥有常人的四倍力,这让他的感官也敏锐了四倍,连被蚊子咬的感觉也清晰了许多。但是在战斗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有时落在身上的攻击有多么超乎寻常的疼。他知道自己一向在某些方面有点迟钝,或者说觉得没必要那么大那么快的反应。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你知道吗!”巴基的眼睛很大,但是有些圆。所以当他瞪着眼睛大吼的时候,看着很像一只被激怒了后瞪圆了眼弓着背的猫。

这太过熟悉的一幕又出现在脑海。

巴恩斯中士风流倜傥,长的俊嘴巴也甜,还带着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坏笑。姑娘们都喜欢他。

他们平时经常互损。伶牙俐齿的巴恩斯中士总是捉弄得史蒂夫面红耳赤。

但当他们真正有什么争执,巴恩斯却总是落下风的那个。布鲁克林绅士温柔,潇洒意气的巴恩斯中士,经常被他一句话噎个半死,气成了耍赖幼稚的他的巴基。

不过温柔这点倒是怎么都没变过。

这种认知很糟糕,让史蒂夫总是不能很快地对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做出正确该有的反应。不论巴基如何对着他生气,大声劝着他什么,甚至瞪着他大吼。史蒂夫就是急不起来,冷静地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主张。一边看着巴基被他一句轻描淡写的混账话气的半死,一边还能看着他的绿色的大眼睛,在脑海中得出以上的结论和形容。

他果真是太迟钝固执了,但是巴基怎么那么温柔。

以后,以后吵架他一定要去猫咪之国穿着露脐装唱三天三夜的瑞哈娜……

什么乱七八遭的。

史蒂夫的思考被打断,略微有点不开心地抬头。

猎鹰坐在对面,更不开心地看着他:“我打赌你看起来一定很辣,队长。”他缓慢地说。

史蒂夫有点茫然。旺达咳嗽一声,说:“最近刚刚安顿下来,咱们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一下,做点自己爱做的事…………比如走点神发会呆什么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不用再提了。”她尽量忽略着猎鹰的愤怒中带着委屈的眼神,事实上她觉得史蒂夫最近甚至该被小心翼翼地呵护起来。

“微不足道?哦那当然了,毕竟咱们现在是人见人爱的小甜心,偶尔被祖国通个缉威个胁什么的对我们来说又算什么呢?”

“山姆,你最近总是大惊小怪的,说实在的,要是不开心为什么不穿上你的鸟道具服去天上转一圈?”

“诶是啊为什么呢?哦对了,大概可能是因为我是这屋子里唯一在乎被联合国通缉的人吧。还有,那不是鸟道具服。”

“哦得了吧,这对这屋子所有人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内心这么敏感脆弱呢?”

“因为那是以前,那时我们还是精神饱满充满斗志的rock stars,谁来我们就能踢他的屁股而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二十三小时都在发呆,或者无意识地自言自语、微笑……oh,come on!我不可能是唯一一个感觉不对劲儿的!”

史蒂夫听到这才明白朋友的焦虑和说那些奇妙的话的原因。

“他只是需要休息,”旺达坚持着:“他已经做的够多了,让他休息几天就好了。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我们在瓦坎达。”

山姆还想说什么,但又是像被说服一般,换成了放松的姿势,沉默地拿起一个水果开始吃。

史蒂夫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虽然他什么都懒得说。但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安抚自己的队友,毕竟他们是追随他而来。

“我没事,就是,像旺达说的,需要点休息。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的错,看到巴基……‘’ 提到这个名字,他眼神染上些许笑意,长出了口气,继续说:“我看到巴基睡着的样子,就总觉得也不由自主地放松,睡上个昏天黑地………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作息时间就是相同的,看到他睡,我的大脑不服气地也非要罢工休息吧。‘’

史蒂夫开了个不咋地的生硬的玩笑。